推广 热搜: 配资  操盘手日记  庄家操盘全揭秘  四万亿计划  推荐股票骗局  高开  开户  5日均线  价值投资  低开 

2012年韩志国 股市预测与中国A股评判放到现在都正确!

   日期:2018-08-20     浏览:8    评论:0    
核心提示:A股正在腐烂发臭 圈钱本质从未改过凤凰资本论:韩老师你好,首先您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一下现在的A股市场吗?韩志国:如果要用不好
 

A股正在腐烂发臭 圈钱本质从未改过


凤凰资本论:韩老师你好,首先您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一下现在的A股市场吗?

韩志国:如果要用不好听的话来说,中国股市现在是一个正在变的腐烂发臭的市场。用这样的话来概括,实际上是有三个原因的,第一个,这个市场基本被权贵资本掠夺;第二,这个市场圈钱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程度;第三,在这个市场上找不到任何公平和正义的规则和方法手段。

凤凰资本论:您说的这三个现象,您能不能具体分析一下,我们一个、一个来,先谈一下圈钱。

韩志国: 中国股市,我一直在讲,它的核心就是圈钱,而且现在看,政府对管理层的考核指标也是看他募集资金每年募资的额度,所以我觉得停止新股发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现在各方都需要股市来圈钱,所以圈钱以后中国经济才能够活下去,然后这个从股市成立到现在,自然的配置,从来也没有登上过大雅之堂,一直是圈钱作为核心,作为首位, 作为整个市场的重中之重,所以通过多重的渠道圈钱,再圈钱,所以不断的把市场的资源、资金耗费掉了。

凤凰资本论:权贵掠夺又怎么体现?

韩志国: 全流通的改革,特别是股权分置改革从2005年起步以后,曾经市场对它给予了很大的期望,特别是到2005年7月,人民币开始升值,这两大因素结合在一起,再加上 2005年的时候,中国经济是高增长,低通胀,经济与社会矛盾都没有显露出来,所以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促成了2006、2007年巨大的牛市,涨了5%,500多的涨幅,这一轮牛市下来 以后,现在看得出来,当时股权分置改革的风向出台以后,我马上就和证监会的其他领导,我都有一个深度的交流,我一直认为这个方案是不可以的,但是由于后来人民币升值了 ,这个因素出来了,所有的人民币,国外的历史经验证明,本币升值的时候,如果没有重大经济的意外,都是股市上涨的时候,所以股权分置改革,人民币升值和经济高速增长, 这样的因素结合在一起了,一轮大牛市爆发了,正因为这轮大牛市爆发,就掩盖了股权分置本身的制度缺陷,股权分置改革,这个改革最大的问题就是向大股东让利太多,对流通 股的利益保护不够。过去我已经写过很多这样的文章了,也不用详细去谈了。现在尤其是在2007年的年底,我又看到了中央国务院又准备在哈萨克斯坦谈话,温家宝总理在哈萨克 斯坦谈话,就说要重新调控市场,但是要采取和530不同的手段,这次是用经济手段,停止所有的经济发行。当时我看到这个的时候,我曾经想这个市场是不是要转市,但我还没有 真正的意识到大熊市要到来,我真正意识到一轮大熊市到来的时候,是我看到了大小非疯狂的出逃了,也就是在5500、5600,从6100跌到5600的时候,我彻底改变了对这个市场的 看法,所以我就开始全面看空,因为我就认为,不解决大小非的问题,股市又有可能跌到1000点,所以当时我提出来,2008年的时候我提出今年2500,今年1500,是这样一个判断 。但是这个市场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当年就跌到了1664点,而且当时也出乎我的想象。

凤凰资本论:有一个反弹。

韩志国: 还不是反弹,跌到1800点的时候,一天涨9%的反弹,然后又重新跌到了1664,这时候四万亿出台,四万亿出台,以后我们再讲四万亿。这是中国经济有史以来最强的 一剂吗啡,打了一剂吗啡。

凤凰资本论:你给它定义为吗啡?

韩志国:就是吗啡。现在看四万亿彻底失败。我前几天微博,就是“四万亿就是祸国殃民”,它造成了流动性的巨大流动性泛滥,现在给中国经济留下了长期的隐患,甚至可 以说几十年都消除不掉,最主要的就是高房价,高通胀,它诱发了上一轮,而且马上还要到来的成本推地型的通胀,因为流动性泛滥这么厉害,我们现在流动性是GDP的2倍多了, 美国还是0.8,所以我说中国的流动性太多,很多人就拿出来说,德国人也占GDP80%。欧元区不一样的,欧元区是本国美国货币的,德国本国不发货币的。所以它的M2越多,流动性 越高,说明吸引力越强,所以它发货币是在欧洲央行发,所以不能把欧洲法国这样的国家和我们比,我们是自己发货币的,所以我们发的货币越多,货币越贬值,这是对居民财富 的无形掠夺。

凤凰资本论:韩老师,您怎么看过去这四年的这种货币政策,因为我们从四万亿之后开始了一段货币宽松,然后又开始紧缩,包括最近又开始两次降息,您怎么看待这四年的货币政 策?

韩志国: 中国的货币政策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六神无主”。这些年来中国的货币政策是成为全世界变化最多、最快、最频繁的货币政策,也是最没有效率的货币政策。从 2007年到现在,大概货币政策最多的时候,一年变四次,现在每年大概变一次,我没看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市场经济国家的货币政策,有如此频繁的调整,而且是根本性的方向性的 变化,放松,全面放松。表面上我们说2009年,我们还说稳健的货币政策,实际已经是绝对宽松,不是适度宽松,已经是绝对宽松的货币政策。一年放了7万多亿的贷款,中央四万 亿救市,地方又有十几万亿的地方融资平台出来了,所以整个货币泛滥成灾,最重要的问题就导致了大量资金拥进房地产,使房子又开始爆涨。那一年按照国际上比较权威的估计 房价涨了68%,但在很多城市都翻翻,所以高房价带来的后果是什么?整整一代人买不起房。所以80后、90后都买不起房,这个问题不解决,未来怎么办?这是高房价,成为最大的 一个负面因素,扼住了中国经济的喉咙,另外,您高房价流动性泛滥,生活成本全面提高,所有的人都要涨工资,所以这几年各个省的最低工资都在上涨20%以上,农民工2003年的 时候,我们家装修的时候,农民工就像油工、木工、瓦工一天的工资是70块钱,去年我又开始装修的时候,一天300块钱已经找不到了,所以一个农民工现在有点技术水准的农民工 ,技术工人大概月工资已经过万了,这样一个情况下,它就像逐级传导,你不给他这些钱,他在城里租不起房子,吃不起饭,所以他必须得有这样的收入,农村又有一个比价效应 。我挣不到这些钱我就不种地了。所以整个全世界的成本在大幅抬升。

凤凰资本论:有更直白的话就是钱不值钱了。

韩志国: 对,钱不值钱了。

part02蓝筹股的低估值只是表面现象 三原因注定蓝筹低价

凤凰资本论:我们再回到A股上,刚才说了圈钱和权贵掠夺,还有一个您认为是国企的垄断,这一点上,您仔细说说。

韩志国:中国股市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怪胎,在全世界来看它是一个怪胎,这个市场中,国有资本占这么大的比重,不可思议,今年的前两个季度,整个市场的利润是12000亿左 右,16家上市银行就占了52%左右,中石油、中石化都给划到另一边去了,像这样的垄断国企,他们是占48%那一部分,就16家上市银行占有的利润,就占了整个市场的52%左右,这 就是一个特别重要的畸形市场。国有银行为什么能赚这么多钱?是因为我们畸形的货币政策,我们货币政策是全世界存贷差最大的一个国家,没有一个国家的银行存贷差这么大的 ,所以现在国有银行靠什么?它是靠垄断,靠国家政策的保护,这样一个存贷差,所以它就疯狂贷款。所以现在贷款的结果,就是它的金融风险越来越大,表面上看,现在蓝筹股 好像股指很低了。郭树清也说买蓝筹,但是从郭树清说完以后,股市最多的时候已经跌了450点了,而且蓝筹股都在逐级下跌。为什么?银行表面上看它现在的估值很低了,但是如 果把它潜在的风险,如果房地产崩盘,银行的利润资产会减少多少,它的不良资产会增加多少。

所以如果地方融资平台崩了,现在到期了,根本还不起,所以就只好延展,不断的往后推,现在甚至连利息都还不起,不要说还本。地方融资平台, 央行原来说是14万亿,后来又改口说9万多亿,现在有人测算已经基本上大家28万亿。

凤凰资本论:其他比如那些中国石油、中国石化那些?

韩志国: 这些也都是靠垄断保护的,所以中国现在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赚钱的企业都是国家垄断的,不赚钱的企业,鼓励民营企业进来。

凤凰资本论: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毕竟资本市场是趋利的,资金是趋利的,它既然是垄断的,而且它挣钱,它能挣钱,它的基本面也特别好,为什么它还是基本被抛弃,估值这么低 ?

韩志国: 它潜在的风险大,因为它蕴含的风险巨大,你像银行。

凤凰资本论:除了银行这些,比如像中国石油、中国石化这些,有实业的,实体的。

韩志国: 假如如果伊朗和以色列了战争,石油会涨到什么价格,石油价到价格,现在中石化是以70美元为平衡点,超过70美元,中石化的炼油就要赔钱,中石油有一半的油是 自己的,有一半的油是进口的,所以如果这些战争要打起来,它估值是多少?

凤凰资本论:我们提到没有定价权。

韩志国: 它是没有定价权的。中国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第一,没有逐鹿世界的商品,没有逐鹿世界的品牌。第二,中国对国际上最大的经济问题就是你GDP第二,但是哪个商 场是你定价的。除了稀土以外还有吗?稀土资源又那么少,所以现在国有企业在这里头,第一个,它没有效率。第二,它的利润上交的非常少。第三,最重要的是对它的温情脉脉 的父爱主义保护,已经从保护企业转到保护市场上来。20多年来中国股市从来,法院从来没有受理任何一起民事诉讼案件,为什么。

凤凰资本论:拒绝立案。

韩志国: 它拒绝立案,因为什么?造假最多的,问题最大的是国有企业,国有上市企业。如果要像美国那样的,它是集体诉讼,有一个人赢了,其他人都跟着沾光,那它这一 个造假就赔的倾家荡产。所以我们这个市场现在可以说公平正义已经越来越远了。谈不到什么理念,所以保护投资者利益,没有集体诉讼制度,没有损害赔偿制度,所谓保护投资 者利益就是天大的笑话。

凤凰资本论:就是空谈。

韩志国: 就是空谈。所以在中国股市证监会的网站上第一条就是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这是最大的谎言。

part03缺乏集体诉讼制度和私有化市场制度为前提 任何改革都是股民受伤

凤凰资本论:您刚才提到了股权分置,您之前曾经说过A股有两个制度性,一个是股权分置,然后一个是制度化发行。股权分置您刚才也说过了,制度化发行呢?

韩志国:股权分置现在也没有解决,股权分置改革本来有三大任务。第一,变模糊的产权为明晰的产权。就是特别在国有企业这一块,国有经济,国有企业到底它的资产是谁的?国家的,国家是一个空壳,它怎么可能是享有一个所有权呢?那就只能是政府的,而且我们又不承认是政府的,政府又不可能行使一个法人的职能,国有资产到底是谁的?不清楚。股权分置改革在民有企业这一块解决了产权的明晰化问题,在国有企业这一块产权明晰化问题根本没有解决,所以占股是大头的问题,从模糊的产权到明晰的产权,最根本的任务没解决。所以股权分置改革这是它失败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就是要变集中的产权为分散的产权,因为股市就是资本社会化的产物,这个资本社会化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中他认为,资本主义一定要灭亡,为什么?他就没有发现还会修改一种新的企业制度要诞生,法人的。所以股份公司就是上市公司,就是一个法人制度,在马克思没有看到,所以资本主义现在你要说资本主义要灭亡,那是瞎扯,你到哪个国家都是天大的笑话,因为现在根本没有,它生机勃勃。为什么?因为有一种新的企业制度代替了。所以资本社会和私人占有性的矛盾不存在了。所以要想达到这样一个目标,就必须把集中的产权变成分散的产权。所以现在资本主义有人说资本主义是资本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社会资本主义,这个说的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国有企业上市公司这一块,产权的分散化问题没解决,资本的社会化问题没解决,现在所有的央企、国企都宣布不减持,也都减持不了,如果中石化减持100股,明天股市会暴跌100点,也就是说在股权分置改革这方面,国有企业将还得进行第二次改革。

凤凰资本论:您认为还要进行二度改革?

韩志国: 不改革现在它没有办法变现。

凤凰资本论:您认为该怎么改革?

韩志国: 我再跟你说第三个方面。变癌质的产权为流动的产权,这是股权分置的第三个任务。我们这个方面也是在民营企业中完成,在国有企业这一块也没完成,也就是说中国的国有企业在股权分置改革中,它的任务连一半都没有完成,从过程来说,股权分置改革,中国一定还要第二次股改,没有完成。从现在的效果来说,股权分置改革没有消除市场的这种负能量,也没有激活市场的正能量,所以市场的不断下跌。然后股权分置改革没有形成大股东和流动股利益的一致,现在相反圈钱变本加厉,所以股权分置改革没有提振市场和国民经济的整体关联度,所以也没有使投资者对未来增加更大的信心,所以我认为股权分置改革是失败的。这是从股权分置改革这方面来说。从行政化发行来说,更不要说了,中国证监会干的事都不是他该干的,他该干的事他都不干。他就应该干证监会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证监会是管股票发行的。

凤凰资本论:参与审批。

韩志国: 参与审批。所以审批就是什么?就是腐败的寄生物,为什么权力都不愿意放?所以掌权的人最大的问题就不愿意放弃权力。

凤凰资本论:有一个寻租空间?

韩志国: 寻租空间,对。而且现在在股市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寻租空间,它是一个巨大的寻租场,如果有那么一天,股市的盖子被彻底揭开了,可能是触目惊心,但我觉得可能会被一直掩盖着,不会揭开。

凤凰资本论:您比较悲观?

韩志国: 因为这个原罪太大。

凤凰资本论:我们一直说原罪根据佛家的说法,就是要度这个原罪,超度,我们该怎么超度这两个原罪呢?

韩志国: 现在看来,股市要真正走向市场化,它必须是整个经济的市场化,中国的国民经济可以说最近十年是出现改革倒退的一个趋势,这个改革不但没往前走,它是不断的往后倒,它倒车最明显的是政府的权力越来越大,它手上掌握的资源越来越多,国有企业越来越庞大,民营企业都是在夹缝中生存。

凤凰资本论:国进民退?

韩志国: 国进民退。一个是政府它的权力无限膨胀,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市场经济国家资源靠什么?是靠资本市场,计划经济国家的资源配制靠什么?靠银行,也就是说一个是间接融资,一个是职业融资。我们看一下最近十年,职业融资的比重和间接融资的比重现在是一个什么状况?现在银行的资产已经达到250万亿左右了,股市到现在大概是25万亿左右,也就是说现在随着这些年的发展,银行的资产是越来越庞大,它支配的资源越来越多,中国经济资源配置的主渠道和主机制根本就不是股市,也不是资本市场,是银行。所以中国的经济越来越倾向于往间接融资的路上走,这是大规模的道路,银行的资产现在是股市总股本的5倍左右,这样一个情况下,你说改革还在前进吗?市场化还在进行吗?进行不下去了。经济的市场化依赖于什么?依赖于政府的改革。经济改革的本质是什么?是市场私权利,让私权利充分的市场,极大的市场,要私权利充斥着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政治改革的要义是什么?就是挤缩公权力,限制公权力,约束公权力。而中国这十年发展是个什么情况?是公权力不断膨胀,私权利的空间不断被挤缩,越来越小,所以改革就要不进则退,这样的一个政府权力,这么大的一个权力,那么我们现在政府所拥有的资源和它所拥有的权力在全世界独一无二,没有可比性,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可比性。所以中国的领导人是全世界最有权力的领导人。

凤凰资本论:我们就说一个更具体的东西,因为毕竟如果要改革说的太大,我们具体一点,就比如说新股发行制度,您认为新股发行制度,因为现在一直热炒的,说要从核审制要向注册制过渡,您怎么看这样的观点?

韩志国: 股市所有的市场化改革,一个最基本的前提是什么?是民事诉讼的推出,要有集体诉讼制度和损害赔偿制度,这是股市所有市场化的前提,你比如说退市,退市大家都说退市就是优胜劣汰,是吗?不是。退市惩罚谁?上市公司募集的资金已经募集了,然后它大股东,它的权贵们该套现也套现了,他跑了,他把钱给推跑了,他的高管想不干,也都走了,把套现的也都套了。然后剩下的就是流通股,如果突然有一天我的股票市场找不到我这支股票了,你说惩罚的是谁?流动股,中国股民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一旦套住就死扛。所以越扛陷的越深,中国股民只会买,不会卖。所以股市有一句话叫做会买的是徒弟,会卖的才是师傅。而中国股市正好反着,现在股民几乎都是谁都会买,谁都不会卖,都是每天3点以后,都明白了,每个礼拜五以后,到礼拜六,所以到现在我要讲过去头头是道,很多人都是事后诸葛,因为一收市以后,你回头看当天行情,太清楚了。所以现在股民不会卖,这是一个大问题,而且不会判断趋势,所以现在股民,我一直在强调,一输钱就卖这些股评家,这个是错的,这样你的素质永远不会提高,股评家确实是有从中余利的人,但是他看好是他个人观点,为什么你要信呢?还有看空的人,为什么你不信看空的?还是你的主观判断出了问题。

凤凰资本论:投资是自己的事情。

韩志国: 是,投资是自我选择,它是一个市场自我选择的过程。你赚钱,人家说对了,你跟着做对了,你赚钱也不给人家,所以你赔钱评什么去骂别人。包括市场骂老沙,骂李大霄,我觉得他们有他们说话的权利。这个一定要明白。所以这个市场是多元的市场,多元的市场就包括多元的声音,股民还是要投资者自己去做判断,我看很多人就看看电视就去买股票,电视说好他就好,电视说坏他就坏。所以原来我住在那个地方是一个名人大院,它有一个很著名学者的夫人去买股票,她几乎买什么跌什么,她就挑没涨的买,她不知道市场是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市场,所以她隔一段耐不住了,她开始抛了,等她一抛,又开始涨了。所以她买什么跌什么,她把她家的钱几乎都赔光了。所以这个市场如果说要想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无论是上市制度,还是退市制度,都有一个前提,必须有集体诉讼制度和损害赔偿制度,你如果造假了,就是你已经抛掉的这些权贵们,这些已经流通股变现了,也要终身追诉,如果你参与了造假,那么对不起,我会不但把你造假获利追回来,还要把老底坐穿,要赔的你倾家荡产。中国现在没有这个制度,而且现在看不太可能推出这个制度。为什么?因为这种集体诉讼制度和损害赔偿制度是有两个集体前提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司法独立,如果法律是领导人的看法,领导人的想法,领导人的做法,这三大基本法,这个法律是无效的。就像现在有人说主张官员要公共财产,财产申报,有用吗?会有用,但不会有太大用。我造假,我就说我没有财产,你怎么办?媒体不能监督,新闻不能监督,司法本身不能公平判决,因为一个市的法院归这个市的书记管,书记的想法就是法院的做法,这个法律还有什么效率呢?所以要想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杜绝造假行为,那么和退市制度有公平合理的退市制度,必须得有一个集体诉讼制度和民事赔偿制度,而这个制度又有两个基本前提,一个司法必须是公正的,独立的,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被转移,还有一个就是媒体必须是放开的,让他去监督,像现在微博都不断的删帖,你还指望媒体去新闻自由,不可能。

所以现在看得出来,没有整个经济的市场化,就没有股市的市场化,股市任何的市场化改革缺乏集体诉讼制度和私有化市场制度都是对股民的伤害,不可能变好,可能越来越坏,没有整个经济的市场化,就没有股市的市场化,而没有政治改革的政治民主化,经济的市场化也实现不了,所以为什么大家包括我,越来越关注政治改革。我觉得没有政治改革,一个经济学家总谈政治改革,按照正常情况下,不应该的。现在我们是必须越位,因为经济改革推进不下去了,私权利的市场过程中断了,公权力的挤缩过程也被中断了,现在是变成了公权力的不断扩大,私权利的逐渐被挤缩,这样不是改革,是革改。所以现在如果说要把股市从审批制改成注册制,这是大势所趋。二战以后,全世界的股份公司上市企业都已经从审批制转成了注册制,因为股份公司发展已经经历了四个阶段了,从特许主义原则变成核准主义原则,然后变成准则主义原则,又变成严格准则主义,现在已经到了严格准则主义的主义,就是一方面把门槛设的很高,一方面设的有严刑峻法,你要违规的,违法的,就判的你倾家荡产,它是这样一个状况,但中国目前假如说要把权力放到交易所去,要把审批制改成注册制,肯定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整个市场会大扩容,然后又没有集体诉讼和民事赔偿制度,他们权贵们跑了,把你们都扔掉了。

凤凰资本论:能不能说如果说转为注册制,从市场的角度来讲,就是相当于把估值权力,对于一个股票的估值权力交给了市场,因为那个标地变多了,可能未来会有更多的仙姑出现。

韩志国: 估值的权力交给市场的前提是整个信息必须是完整、有效、透明的。昨天我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一个研究人员我还在交流,就是现在上市公司出现了一个动态市盈率陷阱,就是上市的时候把前景描绘的锦绣前程,上市以后,一年就开始变化,业绩就开始下滑,所以一年好,二年混,三年就垮台,基本是这样一个状况。所以一旦制度退出,创业板是最危险的,创业板的造假也是登峰造极的,为什么?因为权威在这。现在中国已经有四种PE,全民做PE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part04理想中的股市应该像美国市场那样

凤凰资本论:韩老师我们谈谈中概股,前阵子李开复先生写了一篇文章,直指海外做空机构,做空中概股很多时候是靠造谣,你怎么看待海外的中概股被频频做空?

韩志国: 对于中资概念股,我不是很熟悉,我的发言权不是太大,这是一个。第二个呢,它确实在财务制度上有比较大的漏洞,而且被这些浑水这样的公司都给抓住了,如果它他确实造谣的话,他在美国的市场造谣,如果确认那是造谣,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现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一个能够浑水打官司能够胜诉的企业。而且最近中美又签订了会计监督的一个合作备忘录,那就说明我们将来还是要引进别人的,像美国的那种比较成熟的会计准则,然后来监督中资概念股,因为这个是比较敏感的话题,你要说站在浑水一边去说,就说你汉奸,你要是站在中资这边说你又找不出根据,所以这个话题,因为我不是很了解,我还是少说一句。

凤凰资本论:那我们谈谈A股,A股前阵子是可以融资融券,但是做空还不太方便,现在转融通要开启了,就是做空可能会更方便一些。然后前阵子出现这样的一个新闻,就是浑水公司来中国招财经凤凰资本论,专门写这种负面的事情,而且在目前A股的情况下,就是写负面的东西传的更快。

韩志国: 有微博。

凤凰资本论:对,有微博,然后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在中国造谣的成本更低,就更容易。而且现在上市公司做空也能赚钱,那怎样应对这种做空很容易的情况,上市公司应该怎样应对呢?。

韩志国: 这个话应该纠正一下,在中国首先不是造谣的成本更低,是造假的成本更低,正因为造假的成本低,所以造谣的成本才低,如果造假的成本高了,那么造谣的成本它就高了。为什么现在谣言特别能流行呢?谣言往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我们关于王立军案的审判可以看到,所有的当时被认定是谣言的,最后全都变成确凿的证据,就是现实,包括打耳光的事情都已经证实了。所以所谓的谣言这个东西要两说。

凤凰资本论:总有一些利益机构,可能有的时候提前先放空,再做空某支股票,然后他在放出一些谣言,混杂在这种事情里面。

韩志国: 其实中国现在,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理解的转融通,为什么要这样搞,还不如像西方国家那样,搞背对证券。像中石油,在中石油这上面有权证,不知道有多少支,哪个家大的金融机构都可以发起,实际就和你对赌,你都可以和它做。现在呢,股市这么弱了,转融通这时候推出来,这不是重大利空吗?它这转融通我没有看到它对大小非,没有到期的大小非的锁定的条款,它没有这个条款。也就是说如果没到期的大非、中非、小非都可以借出来,那市场的流通量不是一下子就变成全流通了吗。当然现在它的有几百支股票标的的,400多支股票标的的,不是2000多支股票所有的。

凤凰资本论:主要还是针对大盘股的。

韩志国: 还是针对大盘股的。但是这些大盘股不意味着变成全流通了吗?那市场扩容的压力不越来越大吗?现在市场是多重扩容,新股发行,再融资,然后发行可转债,然后大小非,现在无数的渠道。然后我们还要搞国际版和创业板,将来威胁最大的还是国际版和新三板,因为中国股市的真正定价权可能今后就在新三板上,像这些创业板和中小企业板,中国股市A股市场的真正的定价权可能就在国际板。你说现在如果把这些国际企业都引进来,把红筹股都拉回来,那A股市场是多么大的利空。

凤凰资本论:这么说,现在就是A股的操作机制开始完备,包括可以做多做空。这是我们以前固有的散户是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就是A股的这种操作机制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对这个投资者的要求更高了。那我们散户还有存在的空间和必要吗?因为像很多美国的公司,就像美国成熟的股市,它们大多数是以机构为主的。

韩志国: 机构也是百分之四五九。

凤凰资本论:不像A股,A股主要是散户为主,您认为未来散户何去何从?

韩志国: 现在散户,因为有市场就有散户,因为自以为是的人比较多,觉得我判断比你高明,这种人永远会有,而且有一个人说对了,会有一群人围在他身边,所以这个散户是永远消灭不了,像美国这样的市场也消灭不了散户,美国200多年的历史,散户仍然是它一个方面。

凤凰资本论:但美国市场机构的占比不像A股。

韩志国: 因为它养老金、社保金都在这里面,另外就是美国还有一个,美国股市不能和中国股市比的,中国股市是一个齐涨齐跌的股票。像美国的股市,如果你要在30年前买了巴菲特那个公司的话,它现在涨番十几万倍了。中国股市没有这样的股票,现在只有腐败这些概念股,所谓的酒类股这些东西一直在涨。

凤凰资本论:说白了,还是缺少创业的土壤,缺少那种真正能成长起来的公司。

韩志国: 中国现在没有创业的成长机制,所以我曾经写过一个微薄叫做巴菲特在中国的八种可能,没有任何道路,中国不可能产生巴菲特,因为这个土壤不对。巴菲特是特立独行的人,那在中国不知道多少人把他掐死了。

凤凰资本论:我们谈谈这个欧元区,您一直对这个欧元区很悲观,包括美国的次贷危机。刘纪鹏教授前阵子在我们这边专访的时候,他认为欧债危机,包括次贷危机对中国来说其实是机遇而不是危害,结果是中国的管理层把这个机遇识别出了问题,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韩志国: 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我在一定程度上也赞成这种说法。因为2008年,就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好的时机。你想四万亿救的都是什么企业,救的就是产能过剩的企业,它表面是说要提高就业率,但是为什么这么企业工人失业,是因为它的产品没有市场。产品有市场了,你比如说2008年一个最明显的现象,餐饮业都火起来了,而且它火的很好。你到餐馆,你根本看不到任何危机的迹象,该吃吃、该喝喝,而且就这一年来,中国市场化改革程度最高,也最成功的一个领域就是餐饮业。

凤凰资本论:现在限制餐饮业上市。

韩志国: 餐饮业现在上市是它财务制有问题,因为它或者造假、或者偷税。你像麦当劳、肯德基,它每年抛掉的税就不知道有多少,因为谁去买麦当劳、肯德基去管他要发票,很少。因为中国人没有这种纳税人意识,不但有纳税意识,还要有纳税人意识,纳税人意识就是说你不给我发票,你就违法。现在做的比较好的,像苏宁电器做的还不错,因为苏宁电器不管你要不要发票,肯定都给你发票。

2008年的危机就看得出来,当时如果不搞四万亿,就是转型、产业升级,那么是完全有可能的。结果我们错误的估低了形势,判断了形势,然后搞了一个四万亿。四万亿救的都是传统产业、落后产能,该淘汰的产能,所以2009年一过,2010年就开始压缩过剩产能,一下就压到几万个亿。那么,这压缩几万个亿当中,很多都是四万亿就是需要救的,而且我到下面去,我经常往下面跑,我看得出来。现在很多高速上,很多省出现什么情况呢?高速上无车可走,山路上无路可走,就该投资的它不投,我们把大量的钱压在基础设施上了,现在都是产能过剩。你看看铁道部去年有多少停工的,而且铁道部的腐败已经到了多么严重的程度,所以你就看的很清楚,这个整个是一个烂窝子了。

那么,搞这些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现在官员为什么热衷投资,为什么现在中国产业转型不了,因为我是专门跑过这个调查。那些官员都问我说,韩老师,你跟我说说转型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好处,我一条说不出。对于官员来说,转型确实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什么呢?你现在的官不是老百姓选的,他只要上面欣赏他就行了,所以他用不着你老百姓对我怎么样。那么,所以他拼命的搞面子工程,然后搞投资,而且投资才有循环空间,投资才有土壤。你觉得现在一个招标,大项目招标,你要想拿一个标太难了,为什么?都得通过中介公司。中介公司是什么,潜规。当你去投一个标,它就有几百万、上千万的利润,这样一个情况下,全民搞投资、整社会搞投资,中国经济表面上已经是世界老二了,但是它的基础脆弱到什么程度,你根本想不到。

凤凰资本论:一直是一个投资增长。

韩志国: 投资增长30年来在经济领域上,我们不说政治改革,经济领域上最大失误是在什么地方?就是我们的财政一直没有从投资性财政转向公共财政,也就是说我们在民生投入上投入的太少太少。投入医疗的那点钱还大部分被这些官员们用特诊特需那种东西给消费掉了。现在每个医院都有豪华的这种,我到301医院去住院,我去做身体检查,那一个楼都是一个地区、一个地区,一个拉来做体检的,都被那些当官,有钱的人包了,所以在老百姓这方面投资的,民生改善上投资的太少了。

那么,这个问题又在什么地方呢?一旦有大的危机来了,一旦有大的灾害来了,老百姓活不下去。2008年的次贷危机,为什么你到欧美国家,你感觉不到对老百姓生活的影响,因为它的财政的投入是不能减少的,政府开支确实没有了,但是财政开支是不能减少的,所以中国对经济转型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在发展中转型,一个是在危机中转型,这个观点我都给中央报过。发展中转型必须具备什么条件呢?它必须具备完善的市场和充分的竞争,要在竞争中优胜劣汰,中国没有,既没有完善的市场,也没有充分的竞争。那中国只有一条路转型,在危机中转型。危机中转型又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在别人的危机中转型,一个在我们自己的危机中转型。

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和2009年的,2010年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就提供了一个在别人的危机中转型的机会,可以我们当时怎么反应呢?2008年我们到全世界去给人家讲信心,叫信心之旅,信心比黄金更重要,所以我们搞了四万亿。四万亿确实把美国救了,把欧洲救了,把自己坑了,所以2008年的转型危机转型的机会,我们失去了。那么,2010年在欧债危机中,又是中国的转型机会,我们又去帮欧洲,又去买欧洲各国像希腊、爱尔兰、葡萄牙买他们的国债去了,所以我们在救他们,我们去帮助别人,不去转自己的,不去解决自己的问题,所以这个危机我看又过去了。

这两次大危机都是中国经济转型的良机,但是都没有利用。那么,不在别人的危机中转型,那只有在自己的危机中转型,所以中国一场大的危机蓄势待发。

凤凰资本论:在前面等着。

韩志国: 所以现在随时都可能发生。

凤凰资本论:您怎么看待这个欧元区最后欧债危机的结局呢?

韩志国: 欧债危机,现在欧元区它有三个致命的缺陷,我专门去考察过。第一个缺陷就是统一的货币政策和分散的财政政策这种矛盾不可调和,把货币政策全收走了,那就是只有财政政策单打独斗。你想宏观政策发挥效应的一个基本前提是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一个搭配。紧的货币政策一定要配上松的财政政策,紧的财政政策一定要配上松的货币政策。如果松松那就是通货膨胀,松紧那就是通货紧缩都不可以,所以它一定要这样搭配的。现在把货币政策收走了,留下一个财政政策,只有一个独角戏了,财政政策是独角戏,所以经济一直繁荣的时候没问题,一旦经济出了问题,那么就开始货币政策不能用了。

现在实际上,主权债危机最严重的不是希腊,是日本。日本的主权债务占GDP比例已经超过200%了,希腊才180%。那么,日本为什么现在爆发不了,因为它可以印钞票,它自己有货币政策,所以它可以印钞票,它自己有自己的缓解机制,但是它物价现在也不是很高,因为它有进口替代。按照正常的情况下,而且它日元也不怎么贬值,你看就很奇怪的现象。现在日本钞票发的很多,但是日元还在升值,而且它日本的通胀也并不厉害,因为它有进口替代嘛。

那么,统一的货币政策和分散的财政政策这个矛盾不可调和。现在就想把财政政策也收走,都收到欧元区统一的管理,欧盟管理,但是如果一个国家货币政策没了,财政政策没了,那就主权没了。所以我认为这个难度是极大的,它很难解决的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欧元区章程明确规定,欧洲央行不可以作为主体来对任何一个成员国进行救助。如果要发生危机只能是成员国之间的相互救助,现在欧洲央行违规了。它越过了这条红线,它已经变成了一个政府功能了,它要去自己发行货币去购买债券,所以这是违规。这会拖延它欧元区危机的进程,但是很难解决,除非它最后什么不顾了,那就把矛盾、风险全部转嫁了。

第三个就是欧元区没有成员国的驱逐机制,所以去年甚嚣尘上上说把希腊赶出去,只有希腊自己承认退出,你才可以把它解决,所以现在欧元区由于欧洲央行现在采取了这种违规的做法,我不知道它能违规到什么程度,据说还要搞到两万亿通过杠杆,现在把它买债券的事情搞到两万亿。反正我认为目前欧元区这种格局下,这种欧元区状况想维持很长久不太容易。那么,实际这次的德国宪法法院的判决,对新的救助机制的判决,如果要是判输了,那欧元区就有危险了。它现在就是有条件的放松,就该放下了。

凤凰资本论:那您的判断是什么?

韩志国: 会推延、延缓欧元区这个破产的过程,但是欧元区的矛盾现在看不出任何的解决,彻底解决的这种现在看不出来。

凤凰资本论:就是这个解散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韩志国: 我原来没有想到欧洲银行会去印钞票,因为欧盟和欧元区规则是不一样的,而且也没有想到像德国这样会同意。现在也不能说欧元区就安全了。我觉得危机随时会爆炸,前天晚上不是爆发了嘛,西班牙那边暴力抗议,而且现在西班牙有5个地区要独立,5个地区宣布要独立出去,自己发货币去了,所以欧元区我估计将来还是四分五裂,但是欧洲央行这样搞会延缓这个机制。

凤凰资本论:今天最后一个问题,韩老师描述一下您心目中完美A股会是什么样子的?您理想中的吧,最好的?

韩志国: 理想中的A股显然就是按照现代市场经济国家这样的一个完备的规则。

凤凰资本论:比如哪个国家呢?

韩志国: 我觉得美国股市还是属于相对比较完善的、比较完美的。这个一定要让私人成为配制的对象,让价格成为主导机制,所以一定是充分市场化的。我们的行政权利要技措行政权利,要放大市场功能。我们的股市政策,我一直讲就是中国的股市根本问题,我讲四个方面。第一个就是一个核心圈钱,两个历史圆锥就是行政化发行和股权分置,然后三个政策走偏,就是我们的股市政策一直是消极的股市政策,而不是积极的股市政策,一直是圈钱的股市政策而不是私人配制的股市政策,它一直是危机性的股市政策,而不是发展性的股市政策。

那么,它还有四个方面的走偏,就是行政的力量太强,市场机制太弱,信息的披露太灰,监管的体向太乱。如果一个好的市场一定是什么呢?它是投资型的市场,让有财富效应的市场,那么也就是说要变消极的股市政策为积极的股市政策,要变圈钱的股市政策为私人配制的股市政策,要变危机性的股市政策为发展性的股市政策,我们现在是没有危机就没有政策,一到什么时候危机来了,才手忙脚乱、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那么要解决行政的力量要减弱,市场的力量要增强,信息的披露要透明,发展的趋向要明确,就是这样一个市场,也用核心的一句话就是说必须是有财富效应的市场,必须是让投资者能够赚钱的市场,必须是对投资者利益充分保护的市场,必须是驱逐权贵资本的市场。

 
标签: 韩志国
打赏
 
更多>同类股票入门知识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股票入门知识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赣ICP备17004342号-1
皆妙笔股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