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四万亿计划  操盘手日记  配资  庄家操盘全揭秘  60分钟kdj  推荐股票骗局  5日均线  价值投资  开户  高开 

中国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是如何变成ST,和退市的地步?

   日期:2019-07-09     浏览:19    评论:0    
核心提示:对于养殖行业来说,2018年是煎熬,那么2019年只能是难熬。因政策高压、非洲猪瘟、全球经济不景气,养殖业遭受到全所未有的苦难
         对于养殖行业来说,2018年是煎熬,那么2019年只能是难熬。

因政策高压、非洲猪瘟、全球经济不景气,养殖业遭受到全所未有的苦难。其中温氏集团养猪业务下滑、大北农动荡、正邦亏损...

注定!2019养殖业将会布满血雨腥风....

2019年开春不久,号称“养猪第一股”的雏鹰农牧就成为行业一个笑话,被股民和股东质疑。

据相关媒体报道:截至1月31日统计,雏鹰农牧的股价仅为1.46元/股,和其最巅峰时期的市值近300亿元相比,蒸发近250亿!河南排名第四的富豪侯建芳,遭遇人生的至暗时刻。

有果,必有因!雏鹰农牧的困境可能是冥冥之中的事情...

或许,有些事情发生在雏鹰农牧身上,不足为奇。对于这些布局或者策略,有人说说是“高手”、还有人说是“怪招”...实则就是因为这些布局导致雏鹰农牧陷入资金和债务难题。

不客气一点讲!这些所谓“高瞻远瞩”的布局,只是养殖行业的布局“奇谈”而已。

当然,请各位记住!江湖中还有一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接下来,跟我一起来探究下雏鹰从1988年发家到2019年的30多年的布局与奇谈。

1、中国养猪第一股:打脸啊

 

雏鹰集团,即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由董事长侯建芳先生始创于1988年,2010年9月15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挂牌上市,被业界誉为“中国养猪第一股”。

其实“成也萧何败萧何”,中国养猪第一股帮助雏鹰农牧赢得了发展的动力和声誉,实则也是雏鹰农牧掉入“债务深渊”的主要原因。

“用人家钱要还,欠人家的钱更要还。”

2、重金造猪舍:一开始就是个错

 

2010年间,雏鹰农牧董事长侯建芳表示,未来雏鹰农牧还是会把主要精力放在扩大生猪业务规模上,并提出雏鹰模式——“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在雏鹰模式的核心思想下,雏鹰农牧养殖规模迅速扩大:2010年销售生猪66万头,2011年销售102万头,2012年销售149万头。

扩大这些规模的场景就是建造“猪舍”。

因此,当温氏集团在重金砸向育种时,而雏鹰农牧却在全国各地风口的建设“豪华猪圈”。

我们发现,为建猪舍,雏鹰农牧投建了大量固定资产。截至2014年末,雏鹰农牧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合计41.8亿,而彼时总资产不过72.4亿,前者占后者的比例超过57.7%,也就是说,总资产中,大部分都是为猪建的“豪宅”。

比较诧异!5亿元的猪住着42亿的房子,一家以猪肉为主营业务的公司,不去好好养猪,却建了如此多的猪圈,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同时,雏鹰农牧吸纳合作社钱、银行的钱建造猪舍。这个举动也为合作社和银行爆发索要雏鹰农牧赔付和利息的事件,导致雏鹰农牧的资金困境,最后只能17亿卖掉猪舍,而又无人接盘。

3、布局高端猪场:被时代坑了

 

雏鹰农牧再次扩张布局,想做高端市场。这是跑在的时代的前列,实则,消费升级时代,5年后才来到了中国,雏鹰农牧却被时代狠狠地摔在地上。

2012年4月19日,雏鹰农牧将投资3亿元在西藏米林县实施藏香猪养殖项目。

据消息称:雏鹰农牧与西藏米林县人民政府签署了《10万头藏香猪养殖项目合作意向书》,投资建设藏香猪养殖项目。同时,公司还将建设与之配套的生猪屠宰场和饲料厂。预计总投资约3亿元,占地面积约10万亩。

我们看到,2011-2012年养猪市场处在高位阶段。又受2011年春节前后疫情泛滥和原材料上涨双重因素的影响、猪价连续下跌、猪周期影响整个养猪行业。

而,雏鹰农牧希望借此举开辟高端猪肉的市场,这样为雏鹰产业布局买下伏笔。每一个环节都需要需要重金布局。包括后期:雏牧香。

4、开店卖猪肉:被模式玩死

 

线下开店本来就是养殖业走向前端的最佳场景,但雏鹰农牧在这一点迷路了,甚至是被自己玩死了。

“雏牧香”是雏鹰农牧首个终端品牌,2012年9月推出后快速扩张。其采用加盟代理制,店面最高时候,雏牧香专卖店在河南有109家、北京8家、江浙沪7家。

据悉,雏牧香加盟费用高达30万元,合同期两年,结束后加盟费如数返还,运营期间的房租、装修、维修等费用全由雏鹰农牧集团承担,但每个加盟店或直营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同时,雏牧香内部管理混乱,产品也层次不齐。因此,有的商家做了一段时间半路退出,雏鹰农牧集团投入的资金也都打了水漂。

对此,有人给出结论,雏牧香的专卖模式是个诟病,被业内认为是在走一条十年前就已证明失败的老路。

仅仅依靠收取加盟费而获益的路子,肯定不适合做实业的养殖业。

5、搞电商平台:被自己害死

 

养殖行业搞电商基本上都失败了。而雏鹰农牧做的平台式电商,此平台类似“天猫”式综合效劳渠,其想整合整个行业。这样导致战略失误,至少新希望、大北农、温氏这样的养猪大户不会与雏鹰电商平台合作。毕竟,这似乎关系到数据和客户等比较敏感的信息。

想想也是啊,谁会在一个竞争对手的平台上上传自己的产品和信息呢。

2015年8月份,雏鹰农牧上线新融农牧面,是一家向生猪养殖产业链的“互联网+养猪”平台型企业。以养猪公司为基地,经过结合上游出产资料供货商、下游贸易商、屠宰场以及金融机构等资本,树立新融电商、养猪出产云和数据效劳渠道,为猪场供应金融产品效劳,出产资料买卖、产品猪买卖、猪场出产办理体系、出产技术指导和办理咨询等全方位效劳,然后处理猪场融资难等疑问,协助猪场进步出产办理水平、下降养猪本钱。

然而,养猪行业本身互联网意识问题、物流问题等等也都导致新融农牧的发展缓慢,甚至该平台还处于烧钱阶段。

6、投资沙县小吃:欲望太多

 

这个布局貌似“情理之中”,其实又是情理之外,为何温氏、新希望这些养殖大佬没有布局餐饮呢?

难道他们没有看到供应链的机会吗?雏鹰农牧侯建芳的眼光会能高于刘永好?!

2016年12月,雏鹰农牧投资1.35亿与沙县小吃合作,力图通过整合全国6万家沙县小吃经营店,提升沙县小吃经营店存活能力及盈利能力。

据雏鹰农牧2017年年报,报告期内沙县小吃在全国完成升级改造店面80000余家,每家单体店的年猪肉消费规模超过4吨,全年下来猪肉消费总共规模超24万吨;同时,雏鹰农牧开始对部分沙县小吃店供应猪肉产品,并开发上市十余种定制猪肉产品,率先在郑州沙县小吃店形成稳定供应。

据媒体披露,沙县小吃一直处于杂散的状态,品牌认知、店面装修、菜品管理还处于“野生”状态。另外,沙县小吃的模式和加盟差不多,在店面升级、原料采购上,集团只是“引导”,小吃店主虽然使用沙县小吃的品牌,但想在哪儿进货还是比较自由的。

雏鹰农牧这次的危机,想在沙县小吃里赢得主动,真的要打一个问号,6万家店和24万吨猪肉生意有可能又要打水漂。

7、搞养殖的玩电竞:瞎折腾

 

太烧脑了。养殖企业布局电竞。

2014年,侯建芳曾大气拿出1136万元支持儿子侯阁亭创办微客得科技,成为侯阁亭入主知名电竞俱乐部OMG的第一桶金。

2016年,雏鹰农牧又豪掷5亿元,与WE俱乐部高管控制的上海竞远投资共同成立电竞产业投资基金,其中雏鹰农牧认购额是对方的100倍之多,堪称“有钱爸爸”。这成了一出“养猪户与电竞共舞”的奇观。

然而,据雏鹰农牧信息披露,电竞业务已陷入入不敷出、资不抵债的境况。其中噢麦嘎2016年营收1119.95万元,净利润为负2471.17万元;2017年上半年营收318.97万元,净利润为负1496.47万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净资产为负3542.54万元。

如今,雏鹰农牧的资金困难,这些电竞业务又该何去何从..

8、还债:以火腿还利息

多元的布局,雏鹰农牧已经来到“缺钱”的地步,雏鹰农牧已经挖空心思的想到:“以肉偿债”。

2018年11月18日,雏鹰农牧的一纸公告,证实网上盛传的“以肉偿债”并非戏言。11月8日晚,雏鹰农牧发布公告,宣布将以火腿、生态肉礼盒等偿还公司债务的利息。

公告显示,受“非洲猪瘟”疫区封锁、禁运等因素影响,雏鹰农牧生猪等相关产品短时间内难以变现,为了盘活库存、缓解公司目前现金流紧张的局面,公司计划对公司现有债务调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货币资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债务范围包括公司现有所有债务。

截至11月8日,雏鹰农牧已经与小部分债权人达成初步意向,涉及本息总金额2.71亿元,目前尚未进行产品交割。

这次“以火腿还利息”已经让命运多喘的雏鹰农牧遭受来自股民、股东、媒体、行业的笑柄,也为雏鹰农牧“缺钱”埋下火种。

9、烧脑:没钱买饲料猪被饿死了

 

哈哈哈!这不是一个笑话。这是真的事件。

“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2019年1月30日晚间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修正后预计亏损29亿元-33亿元。2018年6月开始,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

这句话的意思:因为资金链断链,雏鹰农牧的猪没有饲料吃,被饿死了。

还有人对此做了一个数据分析,33亿大概有多少猪被饿死。假设每头猪100公斤,以预亏的中位数31亿元计算,大概要饿死280万头猪。即便以11.25元/公斤的价格和每头猪100公斤来计算,31亿元相当于270万头猪。

 

雏鹰农牧创始人:侯建芳

侯建芳,河南新郑人。

其生于1966年10月,于1988年在家乡创建雏鹰养鸡场,2003公司更名为“河南雏鹰禽业发展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现为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其实,侯建芳的创业经历确实令人惊叹。

侯建芳以200元养鸡起家,以养猪发家而成功上市;他的公司经历了1995年的瘟疫、2003年的非典、2004年~2005年的禽流感、2006年的高热病,前进的脚步不但没有受到限制,反而越发展越壮大越稳健。

他称自己为“养猪的”,他创立的雏鹰模式已发展为“公司+基地+农户”多方共赢的成熟模式,成为业界的标杆。

2010年,雏鹰农牧在A股上市,以每股股价35元的发行价登陆资本市场,上市3个月,股价最高炒到一股70元,市值逾90亿元。

2013年,侯建芳以37.8亿元的财富入选《2013福布斯400富豪榜》,排名第376位。

2015年,在A股大牛市行情的躁动中,雏鹰农牧在5月份行情结束前进行了新一轮定增,市值最高接近300亿元。这也是迄今为止,雏鹰农牧最闪耀的时刻。

雏鹰农牧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给侯建芳的财富带来了光环。2016年,侯建芳以85亿元的身价排名胡润百富榜——河南富豪榜第四位。

然而,2017年,胡润百富榜——河南富豪榜的数据显示,侯建芳的个人财富急剧缩水17%,以70亿元的财富位列河南富豪榜单第8位。

 

3点反思

截止目前,雏鹰农牧的总市值为48亿元,而在2018年初,以均价4.4元为基准,雏鹰农牧市值还有138亿元。一年之间,90亿元市值消失不见。

从综合信息来看,雏鹰农牧溃败有2个重要原因:1)信誉体系的破坏。因为雏鹰农牧是上市公司,信誉体系的崩塌是导致股东和股民丧失信心而离开的主要原因;2)经营体系的失衡。雏鹰农牧的每一个产业布局都存在经营上的漏洞与问题,而这些问题的发酵导致集团与分公司、总部与合作伙伴的利益冲突,到最后分公司、合作伙伴饮恨不以。

另外,从雏鹰农牧的事件上,我觉得养殖企业和养猪户至少有这3点反思:

 

一、钱的问题。

养殖行业是一个重资产行业,首要的就是资金来源,我们必须要处理好资金来源。资金是一把双刃剑,让资金成为我们的武器,而不是成为我们前行的制约。

同时,无论采用什么方式筹钱,必须要站在投资方思考问题。另外,遇到问题需要和投资方说清楚,得到投资方的支持。

二、布局的问题。

对于养殖行业的布局,其实有一个原则:从内到外,从横向到纵向。怎么理解呢?就是先打造自身优势的项目,解决内部存在的问题,之后再考虑跨界与融合。

纵览新希望、温氏集团的产业布局来看都是围绕这个原则。比如:温氏集团动物育种技术、牛奶产业、电商布局等。

 

三、合作伙伴的问题。

企业最大的红利除了人才之外就是合作伙伴。养殖业的产业链条很长,上至育种、农户、饲料等,下至加工厂、屠宰场、批发市场等,中间还有互联网公司、金融公司等等。这些环节都决定这养殖企业的成功与否,只有处理好这些合作伙伴的关系,大家相互促进,才有更好的未来。反之,只有利用,势必大家都会利益受损。

最后,2019年才刚刚开始,雏鹰农牧的恶性事情还在发酵,其实这个事件也给养殖行业发出了一个警告:养殖业迎来苦日子,做好自己,不要成为下一个

 
学炒股,请关注公众号: 皆妙笔
 
 
更多>同类股票知识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股票知识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赣ICP备17004342号-1
皆妙笔股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