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知识
市场行情热点

中国第一庄家唐万新的股票操作回忆录以及唐万新 现状

中国第一庄家唐万新的股海浮沉:

80年代,他才20出头就成为百万富翁,不到30岁就赚得近亿身家。40岁不到便登上财富富豪榜。但最终,他却进了监狱!他是谁?他是一代传奇。

中国第一庄家唐万新的股票操作回忆录以及唐万新 现状插图

他就是唐万新。

2003年,唐氏兄弟位居《财富》杂志中国百富榜第25名,拥有财富19亿元。德隆旗下控制的五个上市公司其总流通市值超过200亿元。除了五家上市公司外,德隆系控制和关联的金融机构有七家证券公司、三家信托投资公司、两家租赁公司、四家城市商业银行、两家保险公司。

2006年,德隆总裁唐万新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因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德隆系三企业共罚103亿,这是涉及证券市场额度最高的一次罚款。

至此,德隆系大厦灰飞烟灭。

唐万新其人

唐万新,新疆人,祖籍重庆,1964年出生。家庭环境极其普通,父母50年代支援边疆,就留在了新疆。兄妹五人排行最小,但是胆子却最大。

人生第一桶金:彩扩社

唐万新“第一桶金”是靠20前年的“朋友”彩扩社。他的赚钱手法说清楚好像很简单,不过在乌市有个小门面,把接来的彩卷集中托运飞往广州朋友拿到后冲印再寄回乌鲁木齐。唐万新很快就因此挣到了60万元。此时,唐万新年仅22岁,当时是1986年。

德隆诞生:排队买认购证的时代

赚到人生第一桶金后,唐万新不断尝试各种生意,开过锁厂,研制过卫星接收器,承包过宾馆,还在北京长安街摆摊卖人造毛,还搞过航空俱乐部,甚至开挂面厂,复印店,小化工厂,服装店,软件开发等等,差不多只要赚钱的基本都做过,但最终,却很失败,欠了180多万的债。

唐万新甚至对合伙人张万军说,不如散伙,回单位上班算了?张万军回答:“这不是你唐万新的性格,大不了一死,这不是我们的结果,必须往前走。”

后来,唐万新跑到西安,开始倒腾法人股,终于大赚一笔。

中国第一庄家唐万新的股票操作回忆录以及唐万新 现状插图(1)

按唐万新所述,他在西安低价收购精密合金、陕西五棉、西安金花、西安民生(000564)、陕解放等十余家公司法人股,转卖至新疆和深圳两地,不到一年间即获利“5000万至7000万元”。随后,唐又转战西安、深圳、青岛、北京、上海等地“一级半市场”(收购公司已发行未上市股票)。

此时,是1992年到93年,唐万新还不到30岁,却赚了将近一个亿。

挟股票“一级半市场”的巨利,唐万新在新平台上重新开始。1992年,新疆德隆国际实业总公司、乌鲁木齐德隆房地产公司相继成立。这是后来被称为“德隆系”的唐氏事业的起点。

1992年下半年,深圳股市传来消息,将通过认股抽签表发行5亿元新股,敏锐的唐万新花钱一下请5000人到深圳排队,领取认购抽签表,连排3天,抽签表很快变成了德隆的大把钞票。据唐万新后来回忆,“1993年之前法人股和流通股界限不清,只要是股票,大家认为都可以上市,我把法人股全部卖了,几个月就赚了几千万。比赚钱更重要的是,我们对资本市场有了切身的体验。”真正重要的是,唐万新借此真正完成了原始积累。

他总是抢在第一时间飞到准备发行新股的公司的所在地,然后雇佣大量民工认购新股中签表,等新股上市后转手卖掉。

1996年:第一次危机

1993年5月,德隆参股新疆金融租赁公司,至此获得了第一个金融通道。在后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以新疆金融租赁的名义,唐在武汉、北京等地融资3亿多元,账外循环,全部由德隆直接使用。

在此期间,德隆不满足于一级半市场,开始涉足股市二级市场和期货市场。

1995年间德隆在国债期货市场上被强行平仓,巨亏1亿元。原因则是当时震动一时的国债327事件。

德隆形势骤然崩紧。1996年底,德隆资不抵债1亿元;德隆负债总额4.2亿元左右,欠新疆金融租赁的即有3.2亿元;另有对建行信托投资公司、鞍山财政证券、陕建信托(即后来的健桥证券)1亿元负债,而资产总值仅3亿多元。

新疆金融租赁迎来人事变动,加上当时央行开始严查,德隆以新疆金融租赁的名义在外融资3亿多元之举即将曝光。

对于此次危机,唐万新的解决办法是入住一个新的金融机构,然后用新资金去堵老窟窿。

由于德隆当时无法出面,于是唐万新借道新疆屯河(600737),收购金新信托。

进入金新信托以后,代销齐鲁石化所发石化债券,是业务“转动起来”的重要原因。他声称所做的不过是“超卖”操作。“举例说,8000万元的石化债券,金新信托卖出1亿元,用超卖的2000万元资金进行短期的股票认购”,不过是“业内常见”的做法。

1997年4月,唐万新以金新信托名义,借入齐鲁石化公司所发行9000万元石化债券,到手后即在二级市场上卖掉,钱归德隆使用;同年7月,其又采用同样办法,靠新疆石化券再度拿走5000万元。

到金新信托股权正式过户之前的九个月间,德隆以类似方式占用金新信托的资金已达5亿到7亿元。

靠金新信托,德隆度过了第一次危机。

股市第一庄时代

1996年底收购金新信托,只是解决了德隆短期的兑付危机,更大的隐患随之产生。

数亿元金新信托账外负债如何归还?此外,收购金信新托前德隆已资不抵债近1亿元,1997年以后规模膨胀,每年净增加1亿元亏损,出路在哪里?唐万新最终选定股市庄家一途。入主金新信托之时的唐万新已大举进入二级市场。他遇到了1996年至1997年的“大牛市”。

1997年5月,唐万新主持了德隆人称之为“遵义会议”的北京达园会议。唐在会上告诉“老战士”们,德隆必须“考虑战略问题”。

在这次会上,唐万新端出了战略“理念”:要在股市上获巨利,须集中持有流通股票;要使上市公司与股市操作默契配合,须通过收购法人股控制上市公司。利用上市公司的平台进行产业链的收购和整合,提升公司价值,使得入主上市公司与股票炒作相得益彰,“以虚数填实数”,最终在股市上实现巨额利润。

次月,德隆入主合金投资,半年后入主湘火炬,并分步完成了对新疆屯河及其母公司屯河集团的收购。湘火炬在1997年和1998年分别推出10送2和10送9股的优厚方案,到1998年,股价超过20元,德隆湘火炬账面利润超过10亿元。

2005年12月,根据武汉公安局经侦处提供的德隆集团买卖“老三股”控制的46783个股东账号,经查实,自1997年到2004年4月14日止,德隆实际买卖“老三股”共使用股东账号24705个。这段时间内,新疆德隆、金新信托、德隆国际和中企东方累计买入“老三股”金额678.36亿元,余股市值为113.14亿元,按移动平均法的计算原理,计算余股成本为162.30亿元,共获累计既得盈利为98.61亿元。

以“老三股”为经纬延展开去,德隆相继控制了更多企业,包括天山股份、ST中燕、重庆实业、沱牌曲酒等上市和非上市公司,行业遍及番茄酱、水泥、汽配、亚麻、钾盐、旅游业、饮料业、娱乐业、种业、农资超市等等,德隆一举成为最大的民营产业集团。截至2004年4月,德隆实业部分总资产约200多亿元,负债230亿元。

这是一个被唐万新称之为“产业整合”的故事。

一位原德隆高层曾透露:唐万新在资本上颇有投机性,但在产业上反而相当认真谨慎,他不是哪个产业都进,选的都是有国际竞争力的农业和制造产业。据说为了研究产业趋势,唐万新还专门养了一个100多人的研究班子,分70多个产业部类,专门研究每个产业的前10强,然后还划分区域,将每个区域内的1亿元规模以上的企业都纳入研究范围。就是在如此严谨的基础上,德隆选定了三大行业。虽然德隆大厦最终轰然倒塌,唐万新彻底输掉了整场战争,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他的三大战役还是相当漂亮,可圈可点。

以2003年年底(历史最高价)与1996年年底相比较,湘火炬A、新疆屯河、合金投资的流通股数量分别增长了9.69倍、22.22倍、10.89倍,流通市值分别增长了37.34倍、26.71倍、26.70倍,高峰期总市值高达200多亿元。这期间,深沪股市经历了几番涨跌轮回,无论牛市、熊市,“老三股”的股价始终屹立不倒。德隆“股市第一庄”的地位由此奠定。

第二次危机:庄股神话破灭

截至2004年6月,德隆从金新信托调走资金共计57亿元,其中23亿元名义上投资国债,实则通过国债回购倒手后用于炒股,12亿元委托德隆系四家壳公司即上海西域公司、中极公司、创索公司、创荃公司炒股,10亿元直接在金新信托的账上购买了德隆“老三股”股票;此外,还有3亿元用作信托贷款,2.3亿元作长期投资及1亿多元的固定资产投资。德隆已经陷入了维持股价,不断高息融资的旁氏模型中。

2001年,中国股票市场的监管环境发生了根本变化。

2000年10月,《财经》杂志发表“基金黑幕”一文,揭出证券投资基金业普遍存在违规操作的现实,2000年12月底,中科创业股价崩溃,庄家吕梁随后出逃,2001年4月,中国证监会启动查处首只百元股票亿安科技市场操纵行为。2001年8月,《财经》又发表文章“银广夏陷阱”,揭出其时流通市值第二大上市公司银广夏利润连年造假。

2001年是风雨飘摇的一年。中科创业崩盘引发了投资者对于庄股的恐慌,“善庄”、“长庄”模式已经破产。

2001年初,金新信托旗下融资网络与客户签订的委托理财总余额为143亿元;2001年一季度金新信托即发生挤兑风波,在整个2001年,挤兑风波发生了三四起。金新信托一季度有20多亿元无法兑付,到年底,需要兑付的资金缺口为41亿元。

作为最大庄家,德隆维系着200亿元左右的“老三股”市值,用于维持股价和德隆各种开销的成本高达数十亿元。怎么办?

唐万新故伎重演,撇开金新信托,又入主多家金融机构,自2002年初起即增加了恒信证券、中富证券、伊斯兰信托、南京国投、昆明市商业银行、南昌市商业银行;至2004年4月危机总爆发之时,德隆体系控股及参股的金融机构已达21家,实际控股了伊斯兰信托近60%,南京大江国投、德恒证券、恒信证券100%,中富证券89.94%,健桥证券65.05%,昆明市商业银行49.23%,株洲市商业银行41.05%,南昌市商业银行31.63%。

之后,德隆便通过各种手段从这些公司拆借资金,前后从昆明市商业银行挪走资金达12亿元之巨。从株洲市商业银行挪走1.7亿元。2002年融资计划总额则为210亿元,实际完成数为190亿元!这些钱,全部用来维持股价。

到德隆危机深重的最后几年,融资计划的总额实际上由唐万新根据“救火”所需要的资金数额倒推而出。比如,2003年的融资计划为250亿元,即是根据2002年危机程度加18%增长率得以确定。2003年起,唐要求包括董事会在内的所有人到一线融资。

这场游戏最终维持不下去了,需求的资金越来越庞大,加上一个小事件,终于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德隆再次遭到挤兑,这次,没有扛过去。

也许只有心理学家才能解释一个如此枭雄的性格两面:一个清醒地制造危机的赌徒,一个坐在危机火山上的“理想家”。

最后的清算

2004年4月13日,清算日到来。德隆旗下的健桥证券首先抛售合金投资股票,当日合金投资股票跌停。德恒证券、中富证券以及德隆系坐庄的机构,开始疯狂抛售“老三股”股票。“老三股”崩盘就此开始。到期的与未到期的客户全部要求兑付,德隆的资金链彻底断裂。一切都结束了。

中国第一庄家唐万新的股票操作回忆录以及唐万新 现状插图(2)

ST合金2004年崩盘走势图

中国第一庄家唐万新的股票操作回忆录以及唐万新 现状插图(3)

中浪屯河2004年崩盘走势图

5月28日,唐万新失踪,后被证实出走某海外岛国。

一个多月后,2004年7月18日,出走海外的唐万新回到北京,为整个故事平添了几分“悲情英雄”色彩。

2004年10月5日,在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托管德隆资产近两个月后,国务院有关部门主持召开了“德隆系”金融处置工作会议,首次公布了德隆系的债务情况。

德隆系总负债高达570亿元,其中金融领域负债340亿元,实业负债230亿元。德隆系控股、参股企业200家左右,其中上市公司五家;德隆系控制和关联的金融机构有七家证券公司、三家信托投资公司、两家租赁公司、四家城市商业银行、两家保险公司。

2005年12月,根据武汉市检察院起诉书的叙述,德隆控制的六家金融机构从2001年6月5日到2004年8月31日,共变相吸收公共存款450.02亿元,其中未兑付资金余额为172.18亿元

这是唐万新留给社会的账单。

最终,德隆和唐万新将接受法院的判决。

2006年,德隆总裁唐万新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因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友联管理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罚金3亿元,德隆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新疆德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因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判处罚金各50亿元,德隆系三企业共罚103亿。这是涉及证券市场额度最高的一次罚款。

法院审理查明:上海友联通过金新信托、德恒证券等六家股权托管公司,以向客户承诺按期还本并支付高于银行同期利率的固定收益率的方法,吸收公众存款32658笔或与693个单位和1073名个人签订合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437亿余元,其中未兑付资金余额为167亿余元人民币。在操作过程中共动用了24705个股东账户,并采取连续买卖、自买自卖等方式,长期制造“老三股”价格异常波动,股票价格长期居高,获取大量不正当利益。德隆被认为非法获利98.61亿元。

中国第一庄家唐万新的股票操作回忆录以及唐万新 现状插图(4)

唐万新出狱

2010年前后,唐万新已经出狱。如今,江湖上他的传闻不断。一位资本圈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出狱后的唐万新,行踪隐秘,他具体在做什么事情,圈子内也众说纷纭。2013年,唐万新的“身边人”对媒体表示,归隐垂钓中的唐万新不再有复出的兴味,昔日的资本大佬已将出狱后的热情投向海洋,“研究如何捕获一条50斤的鱼”。

而在资本市场上,德隆的名号和招牌仍然屡试不爽。前述业内人士称,昔日德隆案发后,原来的人马风流云散,但很多人未曾离开过资本市场。

2013年6月30日,上市公司伊立浦公告称,北京市梧桐翔宇投资有限公司以24.66%的持股比例,成为伊立浦第一大股东。而这家梧桐翔宇背后的“梧桐投资”,也被曝出为德隆旧部幕后操盘。

于去年6月公布定增预案的上市公司中捷资源,被认为是德隆系最近的运作标的:定增预案中,多家定增对象与昔日德隆系存在些许关联。

事实上,沾上“德隆”二字的股票大多引人注目。阳煤化工、当代东方、万福生科等公司,在其资产重组过程中都曾因“德隆系魅影”而受到议论。

尽管唐万新不曾出来“认亲”,但市场对德隆传说的炒作热情无比高涨,甚至为这一现象命名为“新德隆系”。

旧日的德隆已死,留给资本市场的,除了唐万新落寞的背影,就只剩下真假莫辨的新德隆传闻。

关于唐万新,评价褒贬不一。

《结构德隆》一书作者唐立久曾走访了56位唐万新的同事、同学和商界朋友,均对其个人品性给予了正面的评价,做人成功、做企业失败,对其现状极其痛心和惋惜。

唐立久说,在德隆发展的18年里,唐万新没有为自己牟利。“他是想做些事情。如果想捞钱,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分钱走人了。

但是有些人认为他就是个庞氏骗局复制者,并没有为产业整合做过什么贡献。

唐万新现状 :

唐万新曾是商界、媒体圈叱咤风云、挥斥方遒的大佬,不过最近被爆出事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想不想了解关于他更多的事呢?那么接下来就详细地为大家讲解唐万新近况。

唐万新近况

唐万新近况

唐万新近况

2012年夏季,唐万新在梧桐资本的会议室接待了北京某机构人士,洽谈合作事宜。按照这家机构人士回忆,彼时唐万新依旧十分睿智,对于市场的把握也没觉得有任何的脱节落伍之处。“梧桐树”即是指香港的财团资本和私募股权基金集约管理平台梧桐资本集团。“德隆系”数位核心人物已加盟至这颗“梧桐”麾下。

梧桐资本董事长刘长乐,被香港封为“太平绅士”的传媒大亨,2011年创立梧桐资本时,其手下“得力”干将即是原德隆集团总裁向宏。刘长乐家族“五人董事会”中,向宏独揽董事、总经理两职,重要性可见一斑。

唐万新近况

唐万新近况

除此之外,梧桐资本的要职也由德隆旧部担任。梧桐资本副总裁郑悦,曾经是“德隆系”掌控恒信证券后派任的总裁,恒信证券被德隆系作为融资平台输血,最终陷入资金黑洞,被证监会处罚关闭;执行总裁张亚光,唐万新大学室友,又被称为“德隆二号人物”,唐万新入狱后曾主动写信让他回国自首,张亚光毅然受劝回国。原德隆集团欧洲公司总经理朱家钢,出任了梧桐资本副总裁兼欧洲公司总经理。

赞(1)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